[采访]赛斯·库利:很高兴回到达拉斯。我的篮球成绩被低估了。。

赛斯·库利:很高兴回到达拉斯。我的篮球极限能力被低估了。在2016-17赛季,赛斯·库利在独奏中表现出色,随后受伤。赛季末,他离开了独奏队,加入了开拓者队。上赛季,他帮助了开拓者队。最终,他进入了西部决赛。在淡季,塞思·居里回到独行侠队,用必要的投射能力补充球队的双核威望。最近,赛斯库利接受了我们的采访,并谈到了他为什么每隔一个赛季就回到《独行侠》。为什么他的高水平数据非常好,他最近的两次训练有什么相同点和不同点:记者:欢迎回到达拉斯,除了篮球,你最想念什么?塞思·居里:我爱达拉斯,我的家人也爱它。

他们喜欢达拉斯的居民区。我觉得这里非常舒适,熟悉周围的环境,所以我很高兴回到达拉斯。记者:你有没有打电话给以前的房东,问房子是不是还空着?或者是因为婚姻目前正试图找到一个更大的房子?塞思·居里:我不会再住在原来的中心了。我现在想换我的公寓。生活变了。原来的房子不适合我们住。记者:你打算度蜜月吗?塞思·居里:对了,老头子,明年夏天很热。记者:很快。你以前独奏得很好。是什么让你在几周内从伤病恶化到本赛季的全额报销?塞思·居里:很简单。

损伤是不能自然愈合的应力性骨折。在最初的几周里,我试着让自己的身体休息,让骨头自然愈合。后来,我发现费成没有办法自愈,只好接受手术。记者:你受伤后选择离开达拉斯是为了更好的康复吗?塞思·居里:是的,我回家看医生了。我大四时也做过类似的手术。我回到他身边,他又精彩地表演了一遍。记者:这个赛季受伤的人对你的态度变了?他们显然不想签你,那么今年的淡季你就成了他们追求的重要目标。他们不再担心你的伤了吗?塞思·居里:我不知道管理层当时的态度。

当时球队的威望和今天完全不同。他们有丹尼斯·史密斯,球队正在转型。我离开了先锋队,现在我的位置非常好。他们的战术系统很适合我。我不需要和他们合作太多来找到比赛的节奏。而且我坚信开拓者队可以在季后赛打球,球队的环境非常适合我,他们也给了我机会,所以我就去了开拓者队。腿部受伤康复后,我回到比赛中确认自己。淡季结束了。很自然,很多球队都给我报价。而我想回到《独行侠》,在那里我更熟悉战术体系、工作人员以及我熟悉的训练指导,虽然威望有了很大的变化,但还是有很多事情不变。

独行侠也表达了对我的兴趣,希望我能加入。所以我对篮球生活和未来的生活做出了一个更明智、更合适的选择。那是达拉斯独舞剑客。记者:您关心数据栏中没有记录的高层数据吗?赛斯·库利:不,但很多人会告诉我,我的高级数据很棒,他们喜欢看我的比赛。我只是想把每一场比赛都打好。也许高水平的数据会显示出我在球场上的努力,我觉得我在球场的每个区域都有很好的投篮命中率。记者: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统计数据,在健身房里哄着摄像机对球员的投篮数据进行拍摄和分析,跟踪每一个镜头,根据相似的拍摄分析命中率,他就可以计算出空位和难度投篮的总命中率。

凯尔·考威尔的投篮命中率最高,其次是你的兄弟斯蒂芬·库利、凯文·杜兰特,你排名第五。塞思·居里:哈哈,太好了。记者:虽然你可能不在乎这些统计数据,但事实上,你比一般玩家更难发布。你不担心这会使你自己的拍摄率看起来很低吗?塞思·居里:事实上,我没有一个好的命令。我不想丢球。我不想尝试我不常练习的射击方式。每次我松手,我想我能打出那些难打的球不是巧合。我和弟弟每年夏天都和我们一起在健身房训练。射击间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训练指标。

当防守球员离你很近的时候,你仍然可以射三分,这是致命的。斯蒂芬兄弟是联盟中最杰出的终结者之一。他的跳投和上篮的杀伤力不亚于高三分球。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流浪者队的那个赛季,我是联盟中投篮命中率最高的五名后卫之一,我认为这是我哥哥在比赛中被低估的能力的一部分。记者:你经历过两位勤奋的教练,里克·卡莱尔和特里·斯托茨。斯托茨向凯雷学习,并帮助独行侠一起赢得了冠军。你在媒体日上提到他们两人不适合同一种训练方式。

他们之间的详细训练模式有什么不同吗?塞思·居里:战术语言非常不同。上赛季我对先锋队有点困惑。明明和游骑兵的很多战术都是一样的,但是名字完全不一样,这让我有点困惑。在训练风格上,卡莱尔需要更加细腻,而斯托茨给了防守球员很大的战术自由。他为先锋系统留下了鲜明的个人特色,很多先锋系统都是围绕着达米安·利拉德和希杰·麦科伦来构建战术系统的。斯托茨做的一件事就是像卡莱尔一样,教防守。记者:斯托兹笑得更厉害了?塞思·居里:哈哈,是的,他比以前更爱笑了。

他和卡莱尔的脾气不一样。记者:谁更愿意亲自动手?训练时,大部分队员都和助手进行一对一的训练。主要的训练是什么?塞思·居里:主要的工作分配得很好。助手们各司其职。卡莱尔的训练更生动。他会指出球员的射门。他想指出每一个细节,而斯托茨更像一个主管。记者:你离开后,卡莱尔想指出你的射击位置?塞思·居里:哈哈,他从我第一天起就没这么做过。记者:你最熟悉哪个助理?既然你走了,球队的训练团队应该不会有任何变化,对吧?你换了助手帮你训练了吗?塞思·库利:我最喜欢的前助理是卡莱布·卡纳尔斯,她现在在纽约。

所以现在我和歌德一起训练。每天我都和他一起训练一些技能。他是世界上最熟练的运动员之一。除了他,我几乎和其他助手呆在一起。文本:蒂姆·卡托编者:对天堂好人的专访。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odigomain.com